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老妈说明天二月二了,买点糯米做芥菜饭吃。

早上起来后,既没有闻到香味,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下楼看了下,果然没做,不禁有些失望。

二月二吃芥菜饭是我们这边的一个传统风俗,就和端午节吃粽子差不多。

不过我们家对于这些小习俗比较随意,所以也不是每年都会吃。老妈心情好的时候,会做起来吃一下,没有也无所谓。

但是由于昨天她提前说过,所以吃不到会有些失望,仅此而已!

二月二,龙抬头,也是个理发的好日子,今天估计理发店的生意会很火爆。不过像我理发是很有规律的,一般一个月一次,不会特意蹭这个热度。

去年的今天,天气也相似,早上阴阴的,下午出了太阳。

那天早上在家吃了芥菜饭,下午一位朋友约我一起去山上透透气。当时疫情稍微恢复了一些,但村口出入还是需要测量体温的。

从山上下来,感觉时间还早,两人就开车在路上到处逛着。

后来一位朋友给我打电话,约我们去喝酒。那时候基本上店铺都是不让堂食的,事实上非常时期我们两个也不太敢在外吃饭。

但那位朋友比较倔强,死活不肯回去,也神奇的让他找到一家正常营业的牛骨店。进去坐下后,他还叫了其他两个人过来。

我和约我爬山的朋友看到这情形,就更加坐不住了,勉强喝完2瓶就撤了。据说,爬山的朋友回家还给老婆狠狠教育了一顿。

回想起来,好像是昨天一样。因为经历了这档子事,所以记忆尤为深刻!

而今年的今天,已经搬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开始一种新的体验。

明年的今天,又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