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中神的来历

冰火迷都应该了解一下哦!

一、类别

出现在《冰与火之歌》一书中的宗教信仰众多,总体而言,主要有以下几种

  • 七神 维斯特洛七国的主流信仰。
  • 旧神 北境及野人主流信仰
  • 拉赫洛,即光明王,火神,红神 狭海对岸东方大陆的主流信仰
  • 远古异神,即寒神 同上
  • 千面之神 黑白之院的无面者所信奉的神
  • 淹神与风暴神 铁群岛的信仰
  • 洛恩母亲河 崇拜洛恩河以及其他居住河中的一些次级神的信仰,主要信奉者为“绿血河上的孤儿”。
  • 里斯的哭泣女士 狭海对岸的信仰,主要信奉者为老妇人
  • 夜狮 狭海对岸的信仰,主要信奉者为商人
  • 兜帽行者 狭海对岸的信仰,主要信奉者为穷人
  • 淡月处女 狭海对岸的信仰,主要信奉者为水手
  • 人鱼王 狭海对岸的信仰,主要信奉者为水手
  • 月咏者 布达佛斯的信仰之一,主要信奉者为女子
  • 长矛女士 无垢者的信仰
  • 和谐之神 纳斯人的信仰
  • 红牛阿昆 布达佛斯列神岛信仰之一
  • The Great Stallion 多斯拉克人的信仰
  • 羊神 or 至高牧神 拉扎林人的信仰
  • 波涛女士与天空之主 三姐妹群岛的信仰

总体来说,《冰与火之歌》对于宗教信仰的刻画多取材于现实世界,包括泛神论、多神论、一元神论、二元神论均在小说中有所体现,并且被塑造成不同的信仰形态。作为一部奇幻小说,对于宗教信仰的刻画可以说是精彩的亮点,接下来我们来分别叙述以上宗教形态。

二、分述

《冰与火之歌》与其说一部奇幻小说,其实不如说是一部披着奇幻外衣的历史小说。所以,宗教在现实世界中的作用和意义在小说中也有浓重的表现。其次,由于是奇幻小说,宗教则是小说中超自然、神秘、幻想色彩的表现点之一。

所以,我为《冰与火之歌》的宗教形态评价有以下几点:

1.现实世界宗教的映射。

2.奇幻色彩的佐料。

3.渲染故事背景,辅助情节发展。

在现实世界中的人类历史里,有三种力量将整个人类世界纳入统一范畴。它们分别是金钱、帝国和宗教。在真实的人类历史上,宗教的重要性在于赋予构筑于文化传统以及社会共识的人类秩序以超自然的合法性和神圣性(例如“君权神授”)。通过这样一种赋予与被赋予,某些社会法则和秩序便拥有了不容动摇的地位。这一现实世界中的重要作用,在这部史诗奇幻巨著中也有所体现(七神)。

现实世界的宗教发展,可粗略地划分为这样一个线性顺序:泛神论——多神论(Polytheistic)——一神论与二元论。冰与火之歌的宗教形态也同样难以脱此窠臼,下面我们就逐一介绍。

1.七神

七神信仰是一神论,是由安达尔人入侵维斯特洛所带来的宗教信仰,目前也是维斯特洛最主要的宗教信仰。在维斯特洛大陆上,只有两个地方的人没有广泛的信仰七神,其中一个是信仰旧神的北境,另一个是信仰淹神的铁群岛。

虽然名为“七神”信仰,但实际上这是一个一体七面的神祗崇拜。换句话来说,这种信仰尊奉的只是一个神,但是他有七种形象。这七种形象分别是(此段介绍引自冰火维基):

  • 天父(Father)代表着审判,人们向他祈祷以求正义得以伸张。天父常被描述为一个手持天平的长须男人。
  • 圣母(Mother)代表着母爱与养育。人们向圣母祈祷,以求多子或怜悯。圣母常被描述为一个充满爱与仁慈的微笑妇女。
  • 战士(Warrior)代表着战斗中的力量,人们向他祈祷勇气与胜利。战士佩戴着一把长剑。
  • 少女(Maiden)代表着天真与纯洁,人们常向她祈祷保护少女的贞操。
  • 铁匠(Smith)代表着手工艺与劳动,人们常在有工作需要完成时,向铁匠祈祷力量。铁匠持有一把锤子。
  • 老妪(Crone)代表着智慧,人们常向她祈求指引。老妪拿着一盏提灯。
  • 陌客(Stranger)七个形态中的一个例外,代表着死亡与未知。信徒很少向陌客求助,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常常将自己与陌客联系在一起。

现实:七神信仰毫无疑问是天主教在冰火世界中的映射。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提到的是天主教而非基督教,这是因为七神信仰中的教会、偶像崇拜、主教制度等都和天主教更加类似,而不能用基督教来类别。另外,七神信仰的所谓“一体七面”也可以说是天主教中“三位一体”的映射。

奇幻:目前在《冰与火之歌》原著中,七神并没有彰显出它的神迹,反而是过多地涉入政治生活之中。

故事:与天主教在现实西方世界中的地位一样,七神信仰既是维斯特洛的主流信仰,又紧密的与七国的文化、法律、制度结合在了一起。例如:反对私生,诅咒乱伦、弑亲、宾客权利等等。司法审判中的“比武审判”则是人们相信七神会站在正义的一方;婚丧嫁娶中也都投射着七神信仰,例如七重婚誓,霍斯特徒利公爵的塟船有七人守护。

在目前截至第五卷的情节中,七神信仰以及其代言人教会,通过“大麻雀“这一人物开始更加深入地涉足到故事中。大麻雀恢复了古时的教团武装——圣剑骑士团和星辰骑士团(即战士之子和穷人集会),这意味着在残酷的梅葛之后,教会作为一股重要的军事力量重新回到维斯特洛大陆。这将会为后续七国纷争以及龙母回归带来诸多变数。瑟曦被审判和游街,只不过是一系列风暴的前奏。

2.旧神

旧神信仰是泛神论,是在安达尔人入侵维斯特洛之前,先民和森林之子的信仰。目前,北境和长城外的野人仍保有这一信仰。

旧神在故事中并未明确描述是怎样的一种神或一群神。但是,通过一些情节的描写,我们可以立即为这是一个接近于泛神论的古老宗教。

旧神是一种类似于万物有灵的宗教信仰。森林之子中的绿先知,即某种萨满巫师,据说具有强大的魔力,能与所有的飞禽与野兽交谈,还能透过鱼梁木上雕刻的眼睛观看。旧神没有传道的牧师,没有虔诚的祷词,没有赞美的颂歌,甚至没有崇拜的仪式。这是一种在民间代代相传的宗教。已知最接近于仪式的,是在神木林中向心树祈祷。在七国的每一座城堡里都有这样一座神圣的小树林,而在旧神离开后,这是七国内唯一生长着鱼梁木的地方。据说,当清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就是旧神在回应信徒的祈祷。森林之子相信鱼梁木就是神灵,而在死后,他们也会成为神性的一部分。

现实:旧神信仰取材多样,凯尔特人信奉的德鲁伊教,北亚地区的萨满教等。

奇幻:旧神在故事中是最早展现神力的神祗,史塔克家族的狼梦,布兰和琼恩拥有的狼灵能力,布兰通过鱼梁木查看琼恩、席恩等,都体现了旧神这一信仰的神秘色彩。据说旧神只有在心树看得到的地方才有力量,而南方的心树已几乎全被砍伐,旧神也在那儿失去了影响。所以,才会有艾德南下,而旧神无法照看他的说法。

故事:从五卷的剧情中来看,大家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信仰旧神的群体更加古拙,而信仰七神的群体则显得世俗而功利。旧神宗教尊重宾客权利,而乱伦,弑亲以及奴隶他人等行为都被认为是对神的冒犯。

截至到第五卷,旧神在故事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在后续故事线中毫无疑问会占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布兰找到了最后一位绿先知——”血鸦“布林登河文,没有意外的话,布兰将会学习绿先知的古老知识,并且在后续情节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书中似乎暧昧地描绘了旧神信仰和远古异神(即寒神)的关系:

在长城上,当梅丽珊卓向火中眺望,她看见了一张如尸体般刷白的木头面孔,有一千只血色眼睛,傍边还有一个狼头男孩。她自忖此必是远古异神的代理,正如史坦尼斯是她的。

书中还有其他的暗示将最后的绿先知——布林登·河文、旧神还有布兰·史塔克与远古异神的主题“黑暗、寒冷、死亡”联系在一起,成为与拉赫洛对立的一方:

“ ‘永远不要怕黑,布兰。’君王的话音伴着树木和叶子微弱的沙沙声,他的头稍稍动了动,“最强壮的树会把根扎在大地最黑暗的深渊。黑暗会成为你的斗篷、你的盾牌和滋养你的母乳。黑暗会令你强壮。”

3.拉赫洛与远古异神

这一节我把拉赫洛(红神、光明王、火神)与远古异神(寒神)放在一起说,下文仅以“拉赫洛信仰”代指。拉赫洛信仰是一种二元论宗教。二元论宗教的特点在于信奉善与恶两种力量的对立,整个宇宙是两股力量的战场,世间的种种都是两者斗争的表现。但需要注意的是,二元论宗教和吸收了二元论的一神论有一个重要的区别:二元论中的“恶”是独立存在的,不是由“善”创造的。

在拉赫洛信仰中,“善”神自然是红神拉赫洛,而“恶”神就是远古异神,或称寒神。在狭海对岸的东方大陆上,拉赫洛信仰广泛传播,红袍僧和红袍女们游历各个自由贸易城邦进行传道。他们的主要教义内容为:

真主拉赫洛,称作光之王,也是热量和生命之神;他的死敌,寒神,则是黑暗、冰冷与死亡之神。他们之间永无止息的斗争决定了人类的命运。 根据阴影之地亚夏的古书中记载的上古,有一天救世主亚梭尔·亚亥将会重生,挥舞一把叫作光明使者的火焰剑,亦称英雄之红剑,并从岩石中唤醒魔龙,来终结这场永世的纷争。

现实拉赫洛信仰的现实取材很明显是一众二元论宗教,在冰火维基中,编辑者说拉赫洛信仰是一种类似于摩尼教的信仰。其实,在我个人看来,拉赫洛信仰与教(拜火教)更为接近。当然,祆教的发展演化出了摩尼教、诺斯替教派等一众二元论宗教,说摩尼教和拉赫洛信仰相似并不为过,但是拉赫洛和远古异神的对抗与祆教中善神阿胡拉·马兹达(Ahura mazda)和恶神安格拉·曼纽(Angra Mainyu)的战斗更为相似。

奇幻:拉赫洛信仰可以说是在《冰与火之歌》中显露最多神迹的宗教,例如梅丽珊卓影子刺杀蓝礼,闪电大王贝里被红袍僧索罗斯多次复活等等。需要主意的是,拉赫洛的祭司们的“魔法”能力似乎伴随着龙的诞生、异鬼的出现同步恢复,而且他们所使用的法术,和“血魔法”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都需要血来充当媒介。

故事:拉赫洛信仰在冰火的故事中从第二卷开始承担起异常重要的作用,从梅丽珊卓传道史坦尼斯到索罗斯复活贝里唐德利恩,拉赫洛信仰在七国角逐中显露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时,最需要注意的是,《冰与火之歌》的最终主题:极有可能正是拉赫洛信仰中,火寒二神的永恒斗争。(冰(异鬼、寒神)与火(拉赫洛、龙)之歌)另外,上文也提到过,维斯特洛的旧神,似乎和寒神也有某种程度上的联系。

4.千面之神

千面之神……怎么说呢,这个宗教信仰显得有些“无赖”。千面之神是一神论,是建立于自由贸易城邦布拉佛斯的刺客组织无面者所信仰的神灵,名字叫千面之神,其实简单地说就是死神,而“千面之神”这一名字又展现了这一信仰的另一个特点——“千面”。这个宗教认为,全世界所有的信仰的神灵,都是“千面之神“的化身。

在科霍尔,它是“黑山羊”;在夷地,它是“夜狮”;在维斯特洛,它是“陌客”。

所以,黑白之院的圣堂里,供奉着全世界各地的神。因为他们都是”千面之神“……

之所以说“千面之神”是死神,是因为这个宗教的整体思想是围绕着“死亡”来做文章的,这也是为什么在维斯特洛他的“化身”是陌客:

千面之神的信仰认为死亡是神的“恩赐”,是痛苦的终结。在收取奉献的前提下,神将会把“恩赐”给予这世上的每一个人。无面者的暗杀被看做神圣的仪式。在千面之神的庙宇中,那些寻求解脱的人会从黑色水池中饮水,从而无痛苦地死去。

从这个角度来说,千面之神信仰对于死亡的看法和托尔金神话中伊露维塔赠予人类的礼物这一观点极为相似。

现实:千面之神作为一个一神教,在现实世界中似乎很难找到对应的宗教。但是如果结合“无面者”和黑白之院来分析的话,可以把“千面之神”信仰对应在现实中的阿萨辛教派。没错,就是《刺客信条》、《倚天屠龙记》和《基督山伯爵》中提到的那个。

奇幻:无面者信仰似乎没有体现出“神秘”的法术,但是无面者的易容及暗杀术确实是非常吸引人的。

故事:贾坤作为无面者的一员,营救了艾莉娅,直接改变了艾莉娅的命运。故事进行到第五卷,艾莉娅在黑白之院修行,根据第六卷泄漏的 POV,艾莉娅的人物形象因为这段修行很有可能有重大改变。

5.淹神和风暴神

淹神和风暴神在《冰与火之歌》中透露出的资料并不多,淹神信仰和风暴神信仰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应当算作吸收了二元论的一神教。和上文提到的拉赫洛与寒神有些相似,淹神和风暴神也是一对针锋相对的神祗。

淹神(Drowned God)是一个海洋的神灵,在维斯特洛大陆只被铁民所信仰。淹神宗教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安达尔人入侵之前。入侵者在维斯特洛南部用七神取代了人们原来的信仰,但在铁群岛,安达尔人却皈依了淹神。淹神宗教是铁民海军、海盗文化的基础。

因为书中的重要 POV 角色席恩是铁群岛葛雷乔伊家族的一员,所以我们对淹神信仰的了解更多一点,席恩的叔叔湿发伊伦正是淹神的牧师和虔诚信仰者。

现实:淹神的信仰很明显取材于北欧维京人的信仰,现实中北欧维京人的信仰中也有鼓励掠夺的成分,这和书中葛雷乔伊家族的家族箴言“强取胜于苦耕”不谋而合。但是马丁在描绘中,为淹神信仰增加了很多一神论色彩,例如牧师、受淹等。另外,淹神和风暴神的对抗也和现实中一神论吸收了二元论成分之后的形象有所类似。

奇幻:与大多数人的认知不同的是,淹神信仰在书中体现了很多预言能力。湿法伊伦的预言,以及史坦尼斯的弄臣——补丁脸所唱的歌谣(补丁脸曾沉入海底,或许与淹神建立起了神秘的联系)。

故事:由于席恩、维克塔利昂、鸦眼等角色的存在,淹神信仰毫无疑问将贯穿故事的始终,并且极有可能充当极为重要的作用。维克塔利昂在携带龙之号角前往弥林向丹妮莉丝求婚时碰到的拉赫洛信徒——红袍僧马奇罗表示,淹神是一个恶魔,是寒神的仆从。这无疑对故事的主线在神话领域带来了一丝神秘诡异的气氛。另外,淹神信仰中的受淹祷词: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你是否读到了一丝隶属于远古异神的异鬼的意味呢?

6.洛恩母亲河信仰

洛恩河信仰是洛伊拿人的信仰,是一个带有泛神论色彩的原始信仰。目前的主要信众为“绿血河上的孤儿”。

洛恩河是东方大陆上的一条河流,入海口为瓦兰提斯,洛恩河流域是洛伊拿人的故土,所以洛恩母亲河信仰是建立在生活环境内的泛神论信仰,其下辖多位神祗,如河中老人、蟹神等。

娜梅莉亚带领洛伊拿人前往维斯特洛,并和当地南方的多恩地区的马泰尔家族通婚之后,洛恩母亲河的信仰仅仅保有在一小部分不愿意改变生活方式的洛伊拿人后裔之中。

现实:崇拜河流或者高山,在现实中是极为常见的泛神论信仰。但像小说中这样远离故土之后仍然保有其信仰的特征则并非泛神论信仰的特点,而是取材于一神论。

奇幻:

故事:充当故事背景的一部分,并且在第四卷剧情中承担了一定作用。

7.里斯的哭泣女士(泣妇)、夜狮、兜帽行者、淡月处女、人鱼王

泣妇信仰、夜狮信仰和兜帽行者信仰在原著中一笔带过,是为了表达所有的神祗均是千面之神的化身这一教义时对狭海对岸的诸多信仰的举例说明。这三个信仰的信众分别是老妪、商人、穷人。从信众的身份分类,我们能够很明显地判断出这几个信仰应该是共同或分别属于一个多神教信仰中,或者处在泛神论向多神论过渡的融合阶段。这几个信仰所信仰的神祗有可能是多神论体系中的某一神祗,也可能是融合在多神论中的泛神论神祗。因为材料的缺乏,我们无法准确地推理。

现实:这些信仰在全世界各地都可以找到影子。在现实中,多神论信仰是在农业革命拓展了人类的生存环境这一条件下,由泛神论发展而成。多神论的典型代表例如希腊神话中的奥林匹斯诸神、北欧诸神以及我们中国古代的一部分神话。多神论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多神论本身不像一神论一样极端而排它,大多数多神论更加的开明和包容。例如,多神论中往往有大量泛神论的内容充斥其中,我们中国人的神话中有司职各异地位不同的神祗,但是这不妨碍我们相信某棵树有树神,某条河有河伯。另外,多神教征服其他地区,也很少要求新纳入的土地和属民皈依其信仰。这和残酷而封闭的一神论信仰形成了鲜明对比。

奇幻:这三个信仰只是充当故事的普通背景来存在,并未显示其超自然力量。

故事:充当故事背景,渲染故事中的异国风情。